兜兜里有地雷
当前位置:首页 - 黑猫 >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2019-09-21来源:中国直播网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1487年的英格兰,看似已经从玫瑰战争的持续性混乱中解脱出来。尤其是在新国王亨利-都铎迎娶了前约克家族党魁爱德华的女儿伊丽莎白后,都铎家族开始从上而下的兼并了红白两系人马。

曾经主政英国多年的约克党人,当然是很不愿意就此听任这个靠法国支持的篡位者。新的逆转剧情,便在博斯沃思战役结束后2年后,又再次上演!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亨利七世的上位 让很多约克党人感到愤愤不平



但首先,约克派系需要寻找一位拿得出手的贵族领袖。这恰恰是玫瑰战争结束后,困扰两党的核心问题。当年如日中天的约克家族三兄弟,要么像理查德三世那样没有子嗣留下,要么像爱德华的后人那样损失惨重。即便是最低调的格罗斯特公爵之子,也被都铎家族所控制。这样一来,约克派系中的实际领头人就成了理查德三世死前任命的继承者--林肯伯爵约翰。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林肯伯爵约翰 在理查德三世生前被任命为继承人



1487年年初,林肯已经完成了英格兰内部的A轮融资。他还从民间搜罗了一个名叫兰伯特-西奈尔的骗子,冒充约克公爵家族的存留血脉。并将这位从小就接受培养的年轻人,奉为叛乱的名义领袖。很多约克王朝时期留下的地方贵族和官吏,也对这次行动都抱有幻想。

到了3月,需要B轮融资的林肯又渡海来到了弗兰德斯,寻找一直同约克党关系亲密的勃垦第公爵家族。当年的爱德华四世,就曾经依靠勃垦第公国的雇佣军和财政支持,击败了反攻倒算的兰开斯特势力。如今,老一代的爱德华四世与大胆查理都已驾鹤西去,但双方在很大程度上还有结成战略同盟的必要。前者需要推翻兰开斯特家族支持的法国代理人,后者则需要再次将英格兰变成盟友来衡制法兰西。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在弗兰德斯主政的玛格丽特 支持约克家族势力的复辟



当时主政弗兰德斯的女伯爵玛格丽特,正是大胆查理的女儿。她在父亲死后,差点被法王用武力剥夺了全部领地。幸好有出生哈布斯堡家族的丈夫--马克西米连带兵帮助,才让勃垦第公爵世袭不至于彻底断绝。所以,玛格丽特也非常同情约克家族,并同意为林肯公爵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这其中包括了2000名曾经为他丈夫出征的瑞士-德意志雇佣军,以及一支小规模舰队。女公爵甚至为林肯提供了财政补助,以便让他可以在英国各地招募地方部队。

同时支持林肯公爵的人,还包括了驻守加莱的守备队司令大卫。这个职位虽然让其远离本土,却也掌握着当时英格兰国内除国王卫队之外的唯一法定常备军力量。规模不大的船队和加莱守备队,一直都是可以径直杀入泰晤士河与伦敦的危险存在。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玛格丽特为约克党提供的德意志雇佣军部队



最后,林肯伯爵在1487年5月起航回国。如同亨利-都铎所做的那样,绕过英格兰南部海岸。但他无法在兰开斯特家族势力稳固的威尔士寻得盟友,便到更远的爱尔兰进行C轮融资。由于爱尔兰东部沿海地区,一直都是英格兰贵族武装拓殖的前进基地。因此,一贯以军功和武力自居的约克党,在当地有着巨大影响力。林肯便在当地成功招揽了4500人的雇佣军加入。他甚至还利用当地同情约克家族的教会势力,为自己寻觅来的西奈尔加冕,对外号称爱德华六世。

这年6月,约克党人的复国者大军在英格兰西海岸登陆。事先获得通知的约克地方派,已经从领地内又搜罗了2000多人加入进来。这样总数达到8000以上的约克军,便对沿途的众多兰开斯特小势力形成了压倒性优势。后者因为没有获得任何预警,往往在数量不足的情况下还遭遇突袭。匆匆聚拢的北部驻军,又在强势的约克面前丢盔卸甲。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大量加入约克军的爱尔兰民兵



于是,林肯伯爵的人马以非常快的速度前进。但兰开斯特的四方贵族,也开始朝着伦敦方向集结。这使得复国者大军很快就陷入了对手阵营占压倒性优势的地区。一支超过万人的平判队伍,已经从英格兰西部与威尔士南部云集而来。亨利七世也带着英格兰南部的增援力量,北上与他们会合,让其麾下部队的数量达到12000人。到1487年的6月16日,两军在伦敦西北部的东斯托克遭遇。真正的大战已不可避免。

由于自知处于数量劣势,林肯主动率军度过了横在眼前的特伦特河,迂回到了都铎王军的南面。一旦成功击破亨利-都铎的部队,就可以阻挡对方撤往首都伦敦。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位于英格兰中部的东斯托克荒原



林肯也很清楚,自己麾下的主要战力就是从弗兰德斯招募的2000雇佣军和约克地方派增援的郡级民兵。至于大量的爱尔兰人,因为装备差和训练水平太低,不可能起到关键性作用。他将全部的雇佣兵都堆砌到一线,形成宽度较大的正面迎敌。将约克嫡系部队放在二线作为预备队支援。

这已经是他所能够想到的最好布阵方式了。因为根据当时欧陆的几次战争来看,具有集团冲锋能力的长枪方阵,已经不再忌惮下马骑士+长弓射手的组合。但林肯却没有具体指挥这类战斗的经验,这也成为了后来约克军大败的主要因素。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两军在斯托克荒原的布阵形势



在都铎王军一边,名义上仍旧是国王亨利七世为全局总指挥。但就和在博斯沃思战役中一样,自小对军事毫无兴趣和历练的他,选择躲在全军的最后方静候结果。所以,王军的实际指挥官,依然是为其立下汗马功劳的牛津伯爵。他将一如既往的站在全军的第一线位置,指挥兵力与战斗最强的那部分人马。身后还有两线兵力作为支撑。针对约克人部署在正中的长枪方阵,王军也将大量下马骑士与重步兵堆砌在中央阵线。两翼才是具有可怕远射火力的长弓部队。

战役开始后,都铎王军首先向当面的雇佣军发射箭矢。可怕的长弓火力,迅速在密集的雇佣军部队中引发大量伤亡。在正常情况下,长枪方阵应该立刻发起冲锋,用巨大的近战优势来冲垮长弓部队。但林肯伯爵并为经历过战争的历练,他依然保守的选择让远射部队出阵对射。结果,无论是数量有限的火绳枪手,还是人数虽多但装备奇差的爱尔兰人,都无法在远距离交战中胜过集中起来的英格兰长弓。尤其是只装备了标枪和少量弓箭的爱尔兰轻步兵,只有部分人配备了锁子甲和头盔。所以在远射火力覆盖下,死伤惨重。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有限的德意志火枪手 无力击败数量更多的英格兰长弓



眼看自己最有战斗力的部队被严重削弱,林肯才决定让部队发起冲锋。但已经大量减员的雇佣军,很难形成想象中的巨大效果。在方阵开始接近对方阵线的窗口期,更为密集的直射火力又劈头盖脸的打来,直接报销了在两翼用双手剑和大型战俘肉搏的爱尔兰友军。

不得已之下,约克军的第二线本土部队被补充上去。好在来自大陆的长枪步兵,已经用枪矛林立的方阵,撼动了整个都铎王军的战线。牛津伯爵虽然在巴内特与博斯沃思都遇到过类似部队,却从未与这么多的近代化枪阵较量过。英格兰本土步兵的战斧、钩镰和戟,都在密集的长枪面前显得非常吃亏。王军的最大伤亡,就出现在这个阶段。其他人必须集中迂回到方阵的两翼,以求形成弱侧突破。亨利-都铎依然在第三线紧握自己的卫队而不参战。但第二线的都铎军队却可以不断上前支援,让整个阵线不至于崩溃。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冲锋的德意志方阵 险些突破都铎军队的阵线



在三小时的厮杀中,混迹着大量布衣的爱尔兰人首先崩溃。接着,数量不足的约克本土部队也被数量至少两倍于自己的兰开斯特地方军击溃。唯有雇佣军指挥官马丁-施瓦茨的方阵部队,在被敌军包围后死战不降。

在当时的德意志雇佣军中,不乏来自瑞士联邦的军官和老兵,他们也是那个时代最富有战斗精神的步兵力量。作为各连队的长官,这批人站在第一线与方阵的最外围部分,承受着比身后战友更大的压力。很多人身上插满了箭矢,被英格兰形容为像刺猬一样。受他们鼓舞的其他士兵,自然也在恐惧与愤怒中战到了最后。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密集的长弓火力 让约克军队损失惨重



至于约克党人的地方军,在盟军方阵被摧毁前就逃离了战线。但因为特伦特河的阻碍,他们在都铎追兵的残杀下也没有太多生路可寻。尽管部队人数并不算多,但很多约克党潜伏在地方的实力派贵族,就这样惨死在河边。这对于约克一系的打击,超过了军队兵员的损失。

随着2000雇佣军方阵的全军覆没,都铎王军赢得了斯托克荒原战役的胜利。伴随他们一同倒在战场上的,还有另外2000多英格兰与爱尔兰士兵。但都铎一方也损失了多达3000人的部队。其中大部分都牺牲在同德意志雇佣军的漫长消耗之中。若非约克一方的其他部队弱于羸弱,他们原本可以赢得战役的胜利。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斯托克之战 也是英格兰传统战术的胜利



包括林肯在内的主要约克指挥官,都在兵败逃跑的过程中被杀死。雇佣军指挥官斯瓦茨也和同僚一起战死沙场。亨利-都铎再次用一场惊险的军事胜利,为自己除掉了众多竞争对手。但出于沽名钓誉的统战需要,他特赦了被叛军当做约克公爵后裔的兰伯特-西奈尔。后者甚至被安排到王宫的厨房工作,甚至后来成为国王打猎时的跟班侍从。

对于那些为自己稳固江山的贵族,亨利-都铎也进行了其执政期内的最大规模封赏。大批追随都铎家族的乡绅和平民子弟被册封为贵族,旧的兰开斯特支系也被扶正或赐予更多土地。但有心者发现,无论是谁获得的单笔奖励都不算多。只是因为受封者总数庞大,才让亨利七世显得格外慷慨。但这种做法的更深层次含义,就是用一大批政治安全的小贵族,严重打乱和削弱旧时大贵族势力。都铎王朝第一代君主的心机之深,在这些方面是可见一斑。


血战斯托克荒原:英格兰长弓射暴近代化长枪方阵

约克的大量地方派在这一战中被消灭



在国际外交层面,斯托克之战的胜利也让英格兰立刻加入反法联盟的希望破灭。长期受法国庇护与恩惠的亨利七世,根本不愿意同亲近约克家族的勃垦第人走到一起。后来,法军开进了同样保护过他的布列坦尼公国。西欧各方君主都合力出兵增援,但亨利却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拒绝援助!

最后,斯托克荒原之战也在军事上证明了传统英格兰战术体系的价值。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磨练与发展,晚期的下马武士+长弓射手,已经在很多方面具有了早期近代军队的特征。以至于英军直到几十年后还不愿意放弃传统的长弓。斯托克之战也绝非是英格兰传统战术对长枪方阵的最后一场大胜。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qbiki.com/heimao/28511.html
(本文来自兜兜里有地雷整合文章:http://www.qbiki.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亚伯拉罕·林肯 特倫特河畔斯托克 玫瑰战争 英国 伦敦 法国 爱德华四世 瑞士 约克王朝 泰晤士河 王军 爱德华六世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qbiki.com ©2017 兜兜里有地雷

兜兜里有地雷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